人人网回归了,你还记得那些年的开心网、饭否、天涯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作者 贾沛霖,36氪经授权发布。

12月30日,陈一舟“沉痛”转手的人人网,在沉寂多年后终于传来了重生的消息。

当初从陈一舟手上买下人人网的多牛互动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数年后重振旗鼓,推出了全新“人人”App,人人网在消失后又一次重现。

尽管更换了开发商,和陈一舟也再无关系,但是人人App依然主打熟人社交,和以往相同,恢复了人人网期间由同学关系而传播开的社交圈子设计。

如今的社交圈子,已经被微信和微博挤占的空间狭小。各家的社交产品其实相较从前已经大幅减少,在社交圈子内已经经历过了一轮洗牌,存留至今的,都是王者。

回顾过往,无数社交平台涌现,再沉寂,大浪淘沙,不知有多少奋斗者被拍在沙滩上。值此人人重新出山之际,重新回忆起记忆中的社交们。

人人归来,但恐人人不再。

01、人人网

其实人人一开始不叫人人,我们更加耳熟能详的大名,是校内网。

人人网根植于同学关系引申的社交关系网也源于此。最初校内网发迹于如今美团CEO王兴的手上,在放弃了美国大学博士攻读后,王兴回国开始创业。2005年,具有超前意识的王兴开始做起了校园SNS,校内网由此诞生。

在那个互联网还是个半舶来品的年代,王兴提出的同学关系网无疑是新潮的。校内网上线仅仅三个月,用户数就突破了三万。

但是彼时王兴口袋空空,用户数增加导致服务器需求增大,没钱的王兴只好把辛苦创建的校内网卖给了陈一舟。陈一舟在2009年将其改名为“人人网”,开启了辉煌的生涯。

陈一舟作为商人的灵性毋庸置疑。在到手校内网后,用其雄厚的资本迅速支撑起了校内网随后的发展。借助“熟人社交”和“同学圈子”的融合和定位,人人网迅速掀起了社交的热潮。当时,上网的年轻人如果不用人人网,那就是“out”。

人人网迅速迎来了属于它的巅峰。2013年前后,人人网拥有足足1.17亿用户数,月活达到了5700万之巨。如果以当时的中国互联网当量计算,人人网是当之无愧的社交巨无霸。并且两年前的2011年,人人网正式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就达到了80亿美元。

陈一舟看着他的巨无霸,满怀得意。

好景不长。微博和微信的发力,以及人人网“自寻死路”的过多引入广告业务,将触角伸至过多领域,让人人网“入不敷出”。团购、视频、游戏,凡是当时热门的领域,人人网都往里插了一脚。战线过长最终的结局即是,人人网从社交第一宝座退下,慢慢地从大众的视野中沉寂。

熬到了2018年,陈一舟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把人人网“贱卖”给了多牛互动传媒。从80亿美元的市值巅峰,下滑到7亿人民币不到。人人网的辉煌到衰落,如同一部真实的社交平台兴亡史。

如今多牛挟全新人人重新回归,打的熟人社交牌还能否重新奏效,还需时间检测。

02、饭否

有部热门的电视剧名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而它推出的十年前,就有社交平台名为“饭否”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兴忍痛卖了校内网后,2007年就离开了,随后就创办了饭否。王兴当时在委身于陈一舟一年后,就选择离开了人人网(彼时还称校内网)。对于当时社交潮流掌握十分精确的王兴,转头就做出了饭否。

如今再回头看,饭否堪称大红大热微博的原型。虽然王兴是否借鉴了当时已经出名的Twitter而造就了饭否已经不得而知,但是饭否当年一度盛极一时却是忠实的写照。

图注:王兴在饭否上的动态

王兴为饭否开创的崭新“微博”模式,首次为国内互联网er引入了短幅文字表达心情的迷你博客网站。饭否一出,无人可当。夹带着“中国版Twitter”之名,饭否以最快的速度取得了成功。

2009年上半年,饭否的用户数攀升到了百万级别。王兴复制Twitter成功的梦在即,却遭受了当头一棒。由于管理不规范没有梳理敏感词,正在成长期的饭否遭到了关闭。

如果没有这档事,可能今天大家用的,就不是微博而是饭否了。

2010年饭否重新回归,但是小心谨慎的王兴这次将其定位成了私人社区,甚至一度关闭了开放注册。王兴也将饭否当做自己的倾诉地,直到去年,王兴在饭否上发表了超过13000条动态。

饭否饭否,应是沉寂无声。

03、开心网

开心网巅峰时,是和人人网可以掰手腕的存在。

2008年成立的开心网虽然入局较晚,但是准确的切入点让它迅速拉拢了大量的用户。开心网注册可以通过MSN和QQ发布邀请链接,并且首先定位狙击的就是办公室工作人员或者白领人群。

精准的定位,合适的策略,让开心网很快弥漫开来。尤其是开心网的农场种菜偷菜游戏,风靡全国。对于偷菜游戏的痴迷引导了一大部分开心网的流量。

偷菜和占车位这类简单至极的游戏,加上了社交的属性之后,迸发出了无穷的力量。开心网用这两个游戏就吸引人乐此不疲的投入到偷菜游戏上。偷看暗恋对象的菜园、设定闹钟或者提醒定时去偷好友的菜园抑或收菜、计算每种菜品的成熟时间和效率,成为那个时代最为津津乐道的爆点。

开心网设计偷菜游戏的本质,即在于让游戏连带上社交属性,传播力量让一个用户身边的数人都投奔到开心网下。开心网因此得到了飞速发展。

巧妙设计的游戏,病毒式的营销推广,开心网晚入局,却让行业引导者人人网和陈一舟冷汗频出,眼睁睁地就看着开心网的注册用户一步步增加。2010年,开心网注册用户突破8000万,月活逼近人人网巅峰达到5000万。

但是本质上是熟人社交的开心网,最终也走向了和人人网同样的结局。2011年,偷菜游戏热度下滑,开心网开始衰落。和人人网的“真假开心网”之争浪费了CEO程炳皓太多的精力。内忧外患之下,2016年,程炳皓宣布辞职。

期间开心网尝试过转型为手游厂商,但是未见成功。衰落的开心网在2017年传出被收购的消息,赛为智能以数倍的溢价10.85亿元人民币将开心网收归旗下。虽然中间数次传出赛为智能意图重启开心网,但是直到今日,也未见任何大动作。

也许正如程炳皓当时所言,开心就好。

04、天涯

世间谁人不知天涯?

天涯作为国内互联网论坛以及社交的开山鼻祖,的确有分量说出这句话。

创建于1999年的天涯社区,是当之无愧的论坛大哥。在那个资料贫瘠以及聊天软件发展缓慢的年代,天涯社区就是很多人的梦想之地。灌水、回帖、聊天,成了很多人的互联网寄托天涯创始初期,互联网风气较好,也为天涯上的高质量帖子创造了产生条件。依靠这些高质量帖子,天涯迅速打开了名气。

但是对于资本的拒绝让天涯开始衰落。谷歌的撤出,以及优质内容作者的出走,让天涯不复曾经。

进入2010年后,即时通讯的冲击,以及各类社交平台的涌现,让传统的刷帖子成为了过去式。不论是天涯还是猫扑豆瓣,都是因为同样的道理而逐渐消沉。

2019年,挣扎的天涯在停牌两年之久后,向全国股转公司提交材料,正式摘牌,退出了资本市场。

天涯,如今谁人知?

05、猫扑

和天涯堪称双子星的猫扑,成败轨迹也是与天涯惊人的相像。

与天涯齐名的猫扑,培养出了无数的大V和网红。在那个年代诞生的网红,“真材实料”。奶茶妹妹,叫兽,2333符号,人肉搜索等红人或名词,都发迹于猫扑。

如同大杂烩的排版,让猫扑汇聚了当时全国的流量。本意只是游戏同好交流区的猫扑,进入了爆发期。

2007年,猫扑用户数接近3000万,天涯第一猫扑次席。但是2004年后,因为创始人资本困难,猫扑不得不出售给了陈一舟。

熟悉资本运作的陈一舟逐渐让猫扑变味了。追求流量忽视质量,从前的猫扑精神逐渐消亡。最终导致的,就是原有精品用户出走,留下了猫扑的空壳。

2012年,陈一舟将猫扑剥离出集团业务,猫扑从此销声匿迹。最近的消息,已是在寻求出售但是了无音讯。

06、榕树下

榕树下培养出了多少知名作家不可知,但是外人可见一斑的是,榕树下是一片培养出精品的沃土。

本质源于1997年华人朱威廉创作的个人主页,最终演化成了一个作家社区。在高速发展的那几年,榕树下汇集了社交、交流平台,一时风头无二。

韩寒、宁财神、安妮宝贝、郭敬明、蔡俊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家,竟然都是发迹于榕树下。而榕树下传出的平凡创作精神,更是催发了随后的网文时代。

但是出名之后,朱威廉在2002年将榕树下以1000万美元卖给了贝塔斯曼,随后又在2006年以500万美元被卖给了欢乐传媒。几经转手,榕树下早已迷失。2009年,榕树下一度停止服务。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已近20年,20年间,我们迎来了很多社交平台,也看着它们一步步衰落。

人人纵然重启,但是已经不是当时“那味儿”了,而更多掩埋在黄土下的社交平台,只能继续隐藏在记忆之下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