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网回归校内,校园社交还是门好生意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象三一”(ID:xiangsanyi007),作者李清远,36氪经授权发布。

你和曾经的老同学还有联系吗?

这是近日火遍微博的一个投票。全新版本的“人人”正式推出,针对大众所做的调查,只有15%的人选择“期待用人人网找回老朋友”这一选项。排名靠前的评论则称:“时代不同了,老用户不需要,年轻人不感兴趣。”

追溯回八年前,呈现出的却是另一番光景。当年人人网的地位不亚于现在的微信,由美团创始人王兴创办,2011年在美国纽交所以14美元/股的价格成功IPO,当日市值74.82亿美元,超过搜狐、优酷、网易、携程、新浪等,成为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百度、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三的企业。

然而到了2018年,曾经94亿美元的市值只剩下1亿美元,人人公司((NYSE:RENN)只好卖身给了多牛传媒,这也标志着校园社交鼻祖在中国的败退。人人网最终没能成为中国版的Facebook,许多人感慨自己的青春随着人人网的没落而落寞。

1 、起了大早赶了晚集的“人人”

几经辗转之后,“人人”敢于再次向校园社交进军,最大的底气,或许在于这个品牌给用户留下的深刻记忆,在辉煌时期,大学校园里不用“人人”甚至会被视为落伍。投中教育查询苹果应用商店的app排名,上线以来人人网app一度力压微信,稳坐社交类应用下载榜首。

对此,人人网对投中教育表示:“我们看好人人网是更看好现在的用户需求不一样的社交体验,社交重在场景,不是每一个场景都可以建立社交关系,我们对于人人的社交场景充满信心。”

当年Facebook和人人网刚出现的时候,实名化、强关系链的社交需求几乎是一片空白,学校又是一个关系网密集且相对单纯的“宝地”,对创业者而言是个莫大的机会。继扎克伯格在母校创办Facebook之后,来自清华的王兴办起了只针对大学生用户的校内网,这就是人人网的最初来源。

而后,主打校园社交起身的人人网走到寒冬,其中原因也一定是多方面的。行业从业者孙凌对投中教育表示道:“人人网作为一群80、90前大学生的青春,一直备受追捧,但在上市之后的各种尝试,游戏、直播,页面改版,让老用户对其的热情消磨殆尽。

“首先。没有实现校园社交和泛社交的自然过渡是其中最大的痛点。其次,没有成功赶上互联网移动化的潮流是校园社交平台没落的另一个推手。最后,用户体验太差是校园网站用户流失的最重一击。”刘旷分析道。

事实证明,在资本运作获利的浮躁风气带领下,人人网休于主业社交网站的完善,反而在视频分享、问答网站、轻博客、婚恋网站、旅游产品和团购等众多领域进行扩张,尤其是凑热闹杀入团购红海,被看作是典型的短视行为,直到微信的出现,成为人人网最后的诅咒。

而今微信已经坐拥11.3亿人口,熟人社交几乎已经没有空白市场。谈及与微信的区别,人人网对投中教育说道,“人人服务于在校生和高校毕业生,是青年、中年知识分子密集的社交平台,我们会持续关注校园用户、关注以共同学习和工作经历为纽带的朋友关系。”

微信、微博、QQ这三个软件几乎占据了当前整个中国社交市场,人人曾经熟悉的校园自然也不例外,早已不是当年的社交环境。被今日头条收购的“Biu校园”、投资的“Summer”,阿里巴巴的“Real 如我”,京东金融开发的“梨喔喔”,四个先后走上校园社交赛道的产品,迅速挤进了上一代“独角兽”卖身后的空白。想要进入校园社交市场,必然要从其中争夺用户。

不管记忆也好,情怀也罢,关联的已是而今三十而立的职场人,对当下的在校生们而言,“人人”只是一款陌生的新产品。现今即使扎克伯格和王兴从零开始,也很难复刻Facebook和人人网当年的业绩。随人人网长大的一代已经远去,当巨头开始围猎00后校园社交用户,打着“情怀”旗号的中国版Facebook还能搭上社交这趟列车吗?

2、校园社交前路如何

尽管社交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刚需,可用户的交往方式和内容消费习惯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谈及市场格局,“现在的市场没有任何一个维度是容易的,但是一个覆盖了这么多大学生用户群体,建立了很强的社交关系和被证明的有效场景,是宝贵的财富。人人的用户资产、用户的情感、人人的品牌、明确的用户场景,这些难道不值得去投入吗?”人人网如是对投中教育表示。

用情怀来吸引用户,这对于激活沉睡的老用户是有益的。不过微信早已迁移走了熟人关系网和社交化内容,这些抱着怀旧心态赶来的老用户,在翻完历史动态后,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停留在人人网呢?“有用户离开,有用户留下,这都是用户的正常选择,我们更愿意专注在用户本身,人人是以大量的真实用户关系建立的平台,主力覆盖了从85-95近十年的大学生用户群体,社交关系是非常牢固的。”人人网回答道。

大一新生林霄静和大四生赵萌都向投中教育表示,自己和身边同学用的最多的社交软件就是QQ和微信,此外很少用其他聊天交友产品。只不过林霄静因为QQ便于发送文件和群消息通知,所以用微信较少。而赵萌表示虽然听说过人人网,但是不会用,只会用人人视频。

可见如何吸引00后才是人人网真正的危机,对于孤独又热闹的00后新人,人人网的吸引何在?“我们会不断的推出更多功能,在我们看来,没有新、老之分,大家都是用户,很多需求都是同样的。”人人网方面表示。

然而,对于校园社交产品而言,除了思考如何满足当下00后大学生需求外,政策的监管因素也值得关注。今年网易云音乐涉及轻微社交属性都一度下架,而校园类产品但凡带有社交属性的产品,均被下架整改,比如超级课程表、完美校园等。对此,孙凌表示道,“校园社交需求固然存在,也拥有从年轻群体切入再打入主流市场的可能性,但在舆论敏感期,学生人群的言论可能会触及政策风险,导致产品无疾而终。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大量为学校提供系统服务的公司,虽然通过服务学校端,获得较好的学生端流量数据,但难以有途径进行学生端的二次变现。”

“微信等虽然满足了大部分人的需求,但还是有部分是没有被满足的,比如半熟人的、社区型的,其实并不适合在微信和抖音上去完成。在中国,人人网模式一定程度上是被冷落的,被冷落的这个群体还是有社交需求的,来一波升温是有市场的。”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如是对投中教育表示。可见对社交创业者来说,这个前景的诱惑力是致命的。

在他看来,“大学生社交是有需求的,社交入口缺乏工具是一个客观现象,所以说这里面有市场机遇。但是要想出现某家公司迅速在大学生这个社交市场里完全颠覆微信和现有社交平台的位置我觉得难度也挺大的。其实是在一个相互依存、和开发需求的一个过程中去发展的。”正因如此,一茬茬校园社交创业者前赴后继,但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出现当年辉煌时刻的第二个“人人”。

微信的地位稳固,并不代表着其他的社交产品没有价值,这不仅是对投资人、创业者有价值,而是很好的满足一类用户的需求。事实已经反复证明,用户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直到那个事物出现的时候,才会感叹一句,这就是我需要的。微信虽然让我们无法逃避,但在圈层化的时代里,用户也需要有一个小的独处空间,正如一些00后,不喜欢用微信,而是使用QQ,只是因为不想跟父母处于同一空间,发的动态不想让父母知晓,仅此而已。

“做产品和服务用户没有容易的事情,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很艰巨的,但是我们坚信,在明确的市场中,建立明确的产品目标,就会获得回报,中国很多创业公司都倒在找方向的路上,有明确的方向与目标,有坚实的用户基础与品牌,这是我们的基础。”人人网如是对投中教育表示。然而是否又能够如愿在校园社交赛道上领跑?尚值得等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