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8家文娱公司,死于疫情结束前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作者:赵天成,36氪经授权发布。

“公司没了,不用回来了。”网上的段子,正在成为现实。

随着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全国范围内的复工复产已经开始逐步推进。部分影视剧组开始复工,各地影院逐渐恢复营业,被按下暂停键的文娱行业也“重启”在即。

但是,不少公司熬过了2019年的影视寒冬,却还是没能熬过2020年的这段至暗时光。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暂停键”就成了休止符。

988家文娱公司,死于疫情结束前夜

疫情危害的不仅仅是民众的身体健康,同样也给企业带来了生死考验。

据企查查提供给网视互联的数据显示,从2月1日至3月20日,全国一共有988家文娱企业登记注销。

从企业所在区域来看,注销Top10的省市占到了总数的73.5%。其中,北京注销183家,广东114家,浙江100家,江苏83家,山东70家,上海51家,湖南37家,四川31家,福建30家,陕西27家。

令人诧异的是,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却没有任何一家文娱公司注销。出现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湖北的文娱公司较少,也或许是因为出于安全考虑,注销公司的相关政务暂停,无法办理注销业务。

网视互联(ID:wxs360)了解到,疫情期间,全国不少地区都为企业推出了简易注销特事特办的相关政策,大部分省市都推出了企业注销“一网通”服务平台,实现注销“一网通办”,耗时变短、材料变少、无需登报,大幅度压减了企业注销流程,为符合规定的企业提供了高效、便捷的市场退出渠道。

老牌公司也未能幸免于难

在988家注销的文娱公司中,有很多成立一两年的新公司,有公司甚至于2019年底成立,2020年初注销,前后没超过5个月。寿命短到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上,在这场疫情之中倒下的,不仅仅是新公司,也有不少成立10年、20年的老牌公司。

由著名导演英达担任法人的“北京英氏影视艺术有限责任公司”于2月份注销。

北京英氏影视艺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5年,别看注册资本只有50万,但却制作了《我爱我家》《闲人马大姐》《东北一家人》《炊事班的故事》《新72家房客》《家有喜事》等一大批热播剧,具有国家电视剧制作甲种许可资质,曾经是国内情景喜剧市场的一面旗帜。在北京拥有近2000平方米的专业摄影棚,被称为“中国情景喜剧之家”。

但就是这么一家拥有25年历史的老牌制作公司,在这个2月份寿终正寝。

其实这几年英达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英氏影视的作品也已经越来越少。而“英氏”之后,情景喜剧再难老少皆宜。

此外,刘德华内地唯一经纪代理公司“东阳秋水堂影视有限公司”,近年来一直在处理刘德华在内地的演唱会、代言等相关事宜,旗下更是汇集了张含韵等一大批实力派艺人。

但“秋水堂”也于2月份注销,目前官网已经无法打开。

影院损失惨重,影投望而却步

疫情之下,或许普通影视公司最大的感受是项目停滞、计划推迟、融资困难,但对于全国12408家电影院来说,以往火爆的春节档打了水漂,连续两三个月票房收入为零,还不得不承受着房租成本、设备维护成本等更大的压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影院都在“含泪硬抗”,而那些扛不住的影院,已经在陆续倒下。

“营口恒大影城”的主体公司“营口恒大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于2月份注销。

“网视互联”记者了解到,春节前营口恒大影城还在正常排片,在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后,还曾为观众进行正常退票。1月19日,营口市委宣传部、市应急管理局、市消防局等组成的联合检查组,还曾对营口恒大影城进行了安全放映工作检查。

如今营口恒大影城尚未正常营业,是否将长久关闭,目前还不得而知。

“嘉兴万达影城”的主体公司“嘉兴万达电影城有限公司”于3月份注销。这家由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曾茂军担任法人代表的影城,也未能幸免于难。

而临沧完美世界影城,也就是曾经的17.5影城,换了4次法人,但最终主体公司“临沧艺佳影城有限公司”于2月申请简易注销。

曾被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等部门授予“全国农村电影放映先进集体和优秀放映队”的“墨玉县世纪影片放映中心”也于3月份申请注销,其负责人图尔荪·喀迪尔曾被誉为“行走在乡村的放映员”,也依然未能在这场洪流中全身而退。

拥有4家影城的万都影业集团对旗下子公司“深圳万都影业投资有限公司”申请了简易注销。

此外,长春吉视影城(二道欧亚店)、温州罗玛影城、济宁汶上阳光影城、庄河市海天影剧院也纷纷注销,这里面不乏运营了10年以上的老牌影城。

而影投公司广州市星越电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仅仅维持了14个月,佛山市皓昇电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仅5个月即申请注销。

疫情之下,整个处境艰难,影院在苦苦支撑,资本也有些望而却步。

接下来,还会有更多影院面临倒闭,最终被淘汰或者被吞并,院线公司将进入“大鱼吃小鱼”的深层次整合时代,中国的院线市场份额将跟美国院线市场一样,形成高度集中的势态。

结语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疫情之下,即便是没有关停的公司,也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这988家文娱公司的注销,或许并不完全是受疫情的影响,或许在疫情之前就已经遭遇经营困境,但疫情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还有更多公司,虽然深受疫情影响,但目前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

或许在复工之后,才会有更多的公司,真正面临着来自市场的生死“考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