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引发网络过载,欧洲的互联网娱乐被牺牲了


谁也没想到,在疫情的打击下,欧洲最先撑不住的,居然是互联网。

疫情期间,人们被迫在家生活、办公、上学、娱乐甚至是问诊,互联网服务在此时显得无比重要。但随着人人通过网络交换数据、语音电话、视频会议、线上娱乐……电信网络面临着突然激增的数据和访问量。

2020 年 3 月中旬,英国四大运营商被迫终端服务数小时。意大利电信公司称,周末住宅宽带和移动电话使用量较往期增长了 75%,视频电话会议增长了 3 倍。西班牙电信业发出警告,敦促消费者在非高峰时段使用流媒体和下载软件,推荐人们使用座机而非手机网络通话。据沃达丰报告,一些欧洲国家的移动数据使用量增加了 50%,网络游戏流量翻了 10 倍,流媒体视频流量翻了 4 倍。

3 月 19 日,欧盟内部市场官员 Thierry Breton 在推特上发出 #SwitchToStandard 的话题,呼吁欧洲用户调整流媒体的使用习惯,把视频清晰度从「高清」调整到「标准」,以确保网络能正常访问。

Breton @Netflix CEO,呼吁大家转换到标清|Twitter 截图

这一动作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外界的大量关注。有很多声音认为,这次疫情暴露了欧洲互联网基建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

流量大户流媒体

Netflix 发言人对《金融时报》表示,Netflix 自适应播放的技术可以根据所在区域带宽,自动调节视频分辨率。公司会确保欧洲地区互联网在这一关键时期平稳运行,Netflix 计划整体带宽消耗将降低 25%。Netflix 表示,如果当地政府提出要求,该举措可能也会应用在欧洲之外的地区。

Netflix 降低带宽消耗的最主要手段是压缩图像,即除了分辨率为 800 x 600 的标清(SD)之外,Netflix 会把 1920 x 1080 的 1080P 高清(HD)和 3840 x 2160 的 4K 超高清(UHD)设定为最佳压缩率,这会导致图像像素清晰度和色彩还原度下降。根据 Netflix 的数据,标清画质 (SD) 占用大约 3Mbps 的带宽,高清画质 (HD) 占用 5Mbps,超高清画质 (UHD) 占用 25Mbps。

3 月 22 日,Facebook 表示,将在欧洲地区降低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视频播放的画质。3 月 24 日,Facebook 宣布该措施扩展到南美地区。

同时,YouTube 表示将在未来三十天内降低画质;亚马逊宣布 Amazon Prime Video 也将降低欧洲地区的视频画质;苹果公司的流媒体服务 Apple TV+ 也表示,将对画质做到「非常明显的降级」。

迪士尼在 3 月 24 日上线的流媒体服务 Disney+ 表示,将把整体带宽利用降低至少 25%。迪士尼还应法国政府要求,将法国地区的上线时间推迟到 4 月 7 日。

美国也有着类似的问题。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在上周宣布,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医疗保险将覆盖远程医疗服务,通过应用程序提供症状检查、虚拟医生问诊等服务。3 月 18 日,在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要求下,包括 T-Mobile、Sprint 在内的多家电信运营商同意,在未来 60 天内提供无限流量;AT&T、Verizon 则免收宽带滞纳金。FCC 主席 Ajit Pai 要求互联网公司提高数据访问上线,运营商给低价宽带套餐再降价。

随着疫情日益严峻,网络通信承担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此情景下,保证稳定和安全的网络通信是重要任务。在对运营商提完要求后,政府组织开始要求互联网公司控制带宽数据,首先被要求的是流媒体公司。

除了视频平台以外,游戏直播网站 Twitch 的观看次数增加了 10% 以上,YouTube Gaming 增长 15%,Xbox、PlayStation、任天堂和 Steam 的游戏服务器都在上周出现过意外停机。为了控制网络带宽,先拿流媒体视频「开刀」,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流媒体视频在当下互联网的流量中占比太大了。

互联网流量占比|Sandvine

根据 Sandvine 的最新报告显示,视频总共占互联网下游总流量的 60.6%。而据 Variety 报道 ,多年以来,Netflix 一直占据着互联网带宽消耗量的头把交椅。直到 2019 年上半年,Netflix(12.6%)才被 HTTP 媒体流总流量(12.8%)超过。Netflix、YouTube、HTTP 媒体流,三种以流媒体视频为主要形式的分发渠道,占据了互联网总流量的 34.1%。

欧洲移动网络跟不上

欧盟建议降低视频分辨率,是因为欧洲的网速跟不上吗?

显然不是,问题不在于网络质量,欧洲网速并不慢,反而是世界上最快的地区。据 fastmetrics 的最新数据,欧洲地区各个国家的网速(不包括移动网络)均在世界前列,其中北欧三国更是占据了网速榜的第二、第三、第四。

问题出在欧洲的移动网络基础设施跟不上,这次欧盟反应的情况,集中在运营商提供的网络上。欧美通讯基建较早,且网络运营商均为私营企业,加上欧洲大部分国家土地私有,这就导致欧洲的通讯基站建设成本高,难度大,数量少,覆盖范围小。以英国为例,英国全境有两万三千个基站。对比国内,据工信部数据 ,我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 808 万个。仅仅深圳市的 5G 基站,数量就突破了 15000 个。

在蜂窝网络(移动网络)中,移动站、基站子系统、网络子系统等网络基础设施决定着网速和可承载的流量,面对突然暴涨的流量,如果信道分配不好或是其他原因,都可能导致通讯受阻。网络时代数据流量的爆炸式增长的背后,依靠的正是越来越多基站的支撑,这也是在 5G 时代正式到来前,各国都在着力建设 5G 基站的原因之一。

当越来越多的人同时使用视频、游戏这种带宽密集型服务时,整个网络的流量开始快速增加。据路透社报道,YouTube、Netflix、Facebook 平均占据了法国四大电信运营商整体互联网带宽的 80%;意大利电信表示,封城后网络流量增加 70% 以上,主要来源于是在线游戏;德国商业网际网路交换中心在 3 月 10 日晚达到历史流量顶峰,超过 9.1 Tbit/s。

平时,用户观看每秒占用 25Mbps 带宽的超高清 Netflix 剧集并不是问题,但当大量用户同一时间,长期以往地用这种方式使用网络时,除了呼吁公民自觉降低流媒体清晰度,各国政府只能要求服务商压缩画质,在能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减少对流量的消耗。

更严峻的问题是覆盖范围,欧洲人口密度比中国小很多,私营网络运营商很难在地广人稀的地区搭设基站。据德国之声的调查显示,德国 4G 网络覆盖率大约为 65.5%。美国也有类似的问题,据美国国家数字包容性联盟主席 Angela Siefer 称,美国农村和城市地区约 1800 万个家庭没有宽带服务。「那些因为病毒不得不呆在家里,失去工作,可能还在温饱上挣扎的人们来说,现在他们还有其他的问题:没有宽带。过去他们在麦当劳、市图书馆、学校里使用 Wi-Fi,如今这些选择都消失了。」Siefer 说道。因此美国通讯委员会要求各大运营商减免宽带费用,增加免费流量。这也是为了确保通讯稳定。

此前英国四大运营商 EE,Three,Vodafone 和 O2 长达五小时被迫中断过服务,用户无法接打电话、上网、发短信。虽然其他各国还未出现类似情况,但出于防患于未然,在面对通讯、办公、教育、医疗等服务面前,更偏向娱乐又极占带宽的流媒体视频自然要先让路。

在疫情面前,保持通讯连接,能够接受和发送信息是最重要的需求之一,现代科技催生的各种服务可以更好地让社会各界在线上尽量地保持照常运转,在存量一定的情况下,娱乐就成为了最先牺牲的需求。

编辑:宋德胜

题图:视觉中国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Geekpark),转载请发送邮件至zhuanzai@geekpark.net

分享到